新闻 体育 娱乐 消费 财经 汽车 申花 星声 大咖 教育 游戏 法律 投诉 沪语播报 侬好 街头WHO侃 魔都100 企业服务
新闻中心>蓝心湄领“粉红兵团”悼刘真 辛龙自责未照顾好老婆

蓝心湄领“粉红兵团”悼刘真 辛龙自责未照顾好老婆-世界上最毒的动物

蓝心湄领“粉红兵团”悼刘真 辛龙自责未照顾好老婆

另外,台湾医药记者洪素卿透露,曾有脑死病患家属主动联系医院,表达捐赠心脏给刘真的意愿,但碍于两原因“情况不允许就是不允许”。

杨千霈(右)与老公洪家杰昨联袂吊唁刘真。

蓝心湄与《女人我最大》制作人。

不过洪素卿也说,其实从刘真当时状况来看,也已经不太适合动换心手术,“她已经装了叶克膜,确实是很紧急的排名在前面,可是因为她的昏迷指数一直没有非常好,然后没有办法拔管,所以即使人家都联络医院说愿意捐给她,可是问题是没有办法,就是不允许”。(台湾苹果日报、中国时报与自由娱乐报道)

辛龙穿着爱妻为他设计的衬衫,走出灵堂时无法克制哀伤。

刘真设于龙岩会馆的追思灵堂29日是最后一天对外开放吊唁,穿着大粉红外套的《女人我最大》制作人及系着粉红围巾的主持人蓝心湄带着来宾班底林叶亭、王思佳、吴玟萱、海裕芬等一票“粉红兵团”在10时50左右陆续抵达灵堂,尽管神情个个哀伤,但她们刻意一改追思哀悼常穿的传统黑色系,清一色穿着显眼粉嫩的粉红、白色装,因为粉红色是刘真生前最爱的颜色。

蓝心湄领“粉红兵团”悼刘真 辛龙自责未照顾好老婆

洪素卿在节目中表示,因为刘真形象正面,在传出等待换心消息后,就有其他医院脑死病患家属主动联系称“我的亲人脑死了,我愿意把他的心脏捐给刘真”,只是碍于法令限制,无法指定捐赠对象,而且“还要去配对啊”。

脑死病患家属求“捐心给刘真” 2原因遗憾卡关

此外,杨千霈与刘真相识14年,昨偕老公洪家杰到灵堂上香,事后记者致电访问,她泣不成声,完全无法言语,近3个小时后才勉强平复,但眼泪仍然停不下来:“实在太不真实,(遗照中)看她穿黑色舞衣,很想看清楚她……我漂亮的神仙姐姐。台下她很照顾我,她生病以来,一直很想跟她聊聊天,我(在灵堂)跟她讲蛮久的,但大部时间都在哭。”她最遗憾的是,“每一次的拥抱怎么没有抱久一点、抱紧一点”,而她最心疼的则是,辛龙向吊唁的刘真好友们道歉,自责“没有好好保护、照顾好老婆”,惹哭所有朋友。

声明: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尽快与蓝心湄领“粉红兵团”悼刘真 辛龙自责未照顾好老婆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。联系方式:tousu@蓝心湄领“粉红兵团”悼刘真 辛龙自责未照顾好老婆

本文来源:蓝心湄领“粉红兵团”悼刘真 辛龙自责未照顾好老婆 责任编辑:历史故事 2020年03月29日 21:48:13

精彩推荐

©1996-在职研招网版权所有

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友情链接: